现代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美文整理网 > 现代散文
  •   主人不在,整个房子不见荒凉,被照顾的很好,仿佛她随时回来,随时就有家的感觉。   那一大捧奢黑的玫瑰被|插入一只宽口瓷瓶,硕大的花朵洒过水,在冷气房娇鲜欲滴。   冯芜看得入神,没注意到已经走到她身后的男人。   下一秒,她纤腰被男人手臂环住,整个人被摁进温热的胸膛。   傅司九脸埋在她颈窝,鼻尖东嗅嗅、西蹭蹭,让冯芜不由得想起以前堂姐家养的二哈。   她脖子发痒,小声抗|议:“不要...”   将一开口,微侧的下巴就被男人捏住,保持着让她回头的姿势,从身后吻...

  • 一众医学生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肚子中枪没伤到内脏,这么幸运吗?” “是吧。 我点点头,仰头看着窗外的蓝天。 “就是幸运吧。 一行人去了火锅店,却意外地碰见了沈君行。 “沈队?”夏小曼嘴角抽了抽:“你一个人来吃火锅呀?” 沈君行点点头:“真巧。 他说着走上前,自然而然地拉过我身旁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一顿饭吃得好安静。 沈君行去买单,其他人便纷纷起身。 “柯安,我们好像还有报告没写,先...

  •   “理由呢?”于知秋接着问。   “理由目前我还不知道,但我猜宁子豪和马智勇一定是做过什么事,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一件让学生家长非得杀了他们的事。   “头,你这样说,很难说服局里的领导并案侦查。   “不用并案,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我能感觉到,凶手的心里变化,我甚至能感觉到凶手从以前的小心翼翼,已变得有些麻木,甚至挑衅警方,有些期望警方抓住她的心里。   “头,你这样想,的确,挺奇怪的。   “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调查方向要做一下调...

  •   李止安稳了稳神,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加真切,轻轻叫了声杨组长,他的嗓音听起来满带热情和讨好。   杨峻如嗯了一声,仍旧目视前方,并没有转过头来,就连稍微偏下脑袋的动作都没有。李止安觉得自己热脸贴在冷屁股上,心里更加不爽。转念又想,她身为上峰,摆下臭架子也算正常,更何况他俩还有那些陈年旧怨。   焦魁拍了拍李止安的肩,嘻笑道,止安,在家磨蹭啥呀,是不是苏妹子搂着你的腰,夹着你的腿,不让你下床?   焦...

  •   关隐达边还击边骂道,他娘的,来得可真快!   冯才胜急忙对柳眉说,快把孙连山弄到后面去,抓紧问!   柳眉说,是!   柳眉和王从谦迅速把孙连山架到客厅后面一间小屋子里。柳眉说,你去帮他们,这里交给我。   王从谦匆匆离开,带上门。柳眉揭下屋角小床上的床单,捆在孙连山身上,勒住他胸前冒血的洞口。在客厅传来的噼啪枪声中,她逼问道,你说,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武器?藏在哪里?   孙连山瘫坐在一把圈椅上,像一...

  •   陆惊蛰走后何珊珊终于松了口气,转头看见夏青柠正提着篮子往里走,心里的嫉妒翻涌而出。   凭什么她连车都不会骑,就能有这么好的车,自己不过偷偷骑了一下,就被骂得狗血淋头。   越想越气不过,只见她几步追上夏青柠,拦在她面前,恼羞成怒地瞪着她说道:   “有人给你买车,给你撑腰,你很得意是不是?”   夏青柠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刚刚在陆惊蛰面前,她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现在却跑到自己面前耍威风,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原身吗?   “我不应该得意吗?”夏青柠一瞬...

  • 萧青阳连忙摆手,“林姑娘这是什么话,只要林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辜负林姑娘。”林念脸颊微红,“好呀,我相信你。”萧青阳此刻眼神中也充满了倾慕。换完药后,林念微笑着看着萧青阳,“青阳哥,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看看三小只饭做好了没。”萧青阳点点头,他们之间的情谊,在这一次的换药过程中愈发深厚了。等三小只做好早餐,几人便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讨论着有...

  • “你…你想干什么?”苏时见宴斐真动了气,怕他伤了对方与宁阳侯府结仇连忙过来劝解道:“小晏,世子说的是玩笑话,不必当真。”说着视线看向对面的赵策,眸光温润沉静,宛若一柄光华内敛的宝剑,不漏锋芒却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坚定的魄力。埝赵策也有几分机灵劲,见苏时给他搭了个台阶便顺着他的话说道:“就开个玩笑,你这么较真干什么。”本来到这儿就可以收住了,结果这位世子爷偏偏要加上一句,“此地无银三百两,”...

  • 老人的上半身布满了恐怖的伤疤,已经没有一处好地方了。不是刀伤,就是枪伤。而匈口上方的那处枪伤,更是要比其他的伤痕严重的多。方正一眼就能看出,那是狙击枪所致,还是大口径子弹的狙击枪。恰在这时。视频中。只见那名老人接过中年警员递过来的衣服,他先是抓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无声的端详着。“老爷子……您的这身伤疤,是怎么留下的?”中年警员的声音从视频中传出,语气有些惊愕的问道。而后,方正便见,老人抬起头,坦...

  • 海棠对上长筱回头的那一眼,软在夜简怀里:“尊上,小殿下这是想杀我。”话落!夜简便看向已满身魔气的长筱,此刻长筱对上夜简眼底的杀气,嘴角扬起嗜血的笑。今日,夜简给她上了一课,什么叫‘偏爱!’,仅仅因为海棠一句话,他就对她露出了杀意。长筱手里的鞭子,注入剩下全部神力朝着涌来的鬼侍挥去,瞬间排山倒海。透过层层人群,最后讽刺的看了夜简和海棠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海棠此刻脸色白的厉害:“尊上!”重伤的鬼...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精选现代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