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大全

当前位置: 美文整理网 > 短篇散文
  • 他一时心软,问道:“宋总,前面好像有个女人抱着孩子跪在地上,要载她们一程吗?”宋迟筵头也没抬,漠然开口:“开走。”助理不敢停下,只好继续往前开。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小心翼翼的看向后视镜:“宋总,您不是答应了今天跟顾小姐见面吗,真的要临时不去了,去找杨小姐吗?杨小姐实在怕打雷,可以先让保镖过去的……”宋迟筵冷冷抬眸:“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助理喉头发紧,“我只是觉得,顾小...

  • “阿娘。”这个称呼,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叫过了,开口时眼底有些忍不住泛红。“起了,住的还算适应吧,要是院子里少了些什么就叫人去置办,虽说这一个月晏时已经叫人改了许多地方,但毕竟是男子总不及女儿家细心。”许氏这么一提,元姝锦才豁然开朗,昨日进门时一直都是盖着盖头,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今日出来她才发现徐晏时的院子隐隐约约跟她在将军府的院子有种莫名的相似。她前两次来这时那院落十分清雅简约...

  • “阿祈,贺彦舟没事吧?”顾若妤看着那张自己爱了十年,爱而不得的脸,把脑海中的异样抛去。“没事,只是一个小火灾。”“那就好。”宋嘉顿了顿,又说,“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往后我们在一起,该多愧疚啊。”听到在一起,顾若妤不知为何沉默了。有那么一刻,他竟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继续婚礼。可能这就是习惯吧,习惯了七年里贺彦舟待在身边,突然要和她分手,一时有些不适应。……距...

  • 裴璟珩遏制住自己想要上前的脚步,明明现在他们相处在一个屋檐之下,却感觉隔得如此遥远。他究竟要这么办才好……裴璟珩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进一步毫无办法,退一步不甘心。他拼命的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只是为了能够在姜婉面前表现好一点。姜婉躺在沙发上,震愣的回想着屋内的一切,时隔三年再次回到这里,当他推开那扇熟悉的门,打开他闭着眼睛也能轻易摸到的灯的开关的时候,他看到那间他生活了将近十几年的房子原...

  • “哥,哥你怎么样?”“解放,解放?”王会计和王冬梅赶紧扑了过去。王解放浑身哪儿哪儿都疼,缓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说“没事儿。”这哪像没事的样子?王会计气的浑身发抖。“秦知青,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你瞎吗,看不着是我打的啊?”陆呈嘲讽的看着王会计,“有事儿冲我来,别欺负小姑娘。”王会计不气陆呈吗?气!可是陆呈在村里,打小就是个混不吝。没理都会辩三分,得理...

  • 待那内侍官宣完圣诏,便弯下了腰,对林柚欢说道:“接圣诏吧,公主,别误了出城的时辰。”林柚欢双手接过圣诏,最后看了一眼宫门。此一去,怕是再难回西夏。宫门外,熙熙攘攘。林柚欢定定地站在宫门前,扫视着人群。许久后才轻轻道了一句。“走吧。”桑洛坐在马上,带着一众侍从出了城门。林柚欢坐在马车内,听着朱雀大街上的繁华声渐渐淡去,心也渐渐沉下。她到底……在想什么呢?林柚欢抚上胸口,垂眸问着自己的心。大抵是临别前...

  •   苏简简觉得像是在听笑话似的,她问墨临越:“什么叫和付寒没关系?那是她的养父!”   她的情绪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连带着嗓音都有点尖锐。   苏简简整个人都忍不住的颤抖,那些网络上恶心的谩骂,还有下流的p图,再次在她眼前浮现。   哪一个不是她切切实实感受到的恶意呢!   可是墨临越却说和付寒没有关系。   哪里没有关系了?   她甚至恶毒的猜想道:“墨临越,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就是付寒...

  • 宋怀泽答应后,我妈妈才咽气。那一天,我知道,我没有妈妈了。但我还有宋怀泽。可现在,他也不要我了吗?“这里面是你之后的学费和生活费,从今往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宋怀泽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我看着他手中薄薄的银行卡,却仿佛见到了滚烫的烙铁,灼伤了我的眼睛。“我不要。”我摇头,拒绝这张买断我们之间所有关系的卡。“我也不走!”我抗拒离开宋怀泽这个选择。因为...

  •   我成什么人了?   能进入远盛全凭我自己的本事,现在却弄得我好像走了后门似的。   “为什么不能生存?你就正常上班,有什么问题?”   “你……”   以前怎么没发现,宋怀泽脑子这么一根筋?   但他刚借了我几万块,我说话也不能太难听。   果然啊,人情债是最难还的。   我生生压下胸腔里那些翻滚的情绪,克制着表情。   “今天的事谢谢你,钱我也会尽快还你,你去忙吧。   “我受伤...

  • 傅絮扬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 就在这时,苏夏媛突然拉起了傅絮扬的手,走进了图书馆。 “去看看吧。 傅絮扬望着面前的苏夏媛,十分宠溺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进了图书馆,阳光正好从窗外透进来,被树叶遮挡了些许,显得有些斑驳。 图书馆里十分安静,座位上还有着几个学生正在复习。 苏夏媛和傅絮扬十分享受此刻的寂静,二人拿好了自己想看的书,便走到了桌前坐了下来。 “同学,可以借你的笔和纸用一用吗?” 苏夏媛将自己的声音压低,身旁的...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精选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