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大全

当前位置: 美文整理网 > 美文摘抄
  • 正值壮年的监工,跟孱弱的婆子,形成鲜明对比。清婉见着这些麻木工作的婆子和死气沉沉的果园,心中虽有失落,还是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不过身体劳累些,苏清婉你给我挺住,熬过这几年,就是自由快活的日子。这除虫的活,谢婆子教的简单,自己上手后,才发现没那么容易。提着药壶给梨树驱虫,那药水味相当刺鼻,就算戴了口罩,也能隐隐闻到那熏人的味道。被熏晕的虫子往下掉,掉在地...

  • “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他眼中的神色真挚又坚定,像是纠结了很久后终于做了决定。可这些话到了温芮秋的耳朵里,她只觉得可笑。“啪——”温芮秋用尽全身的力气甩了晏聿森一巴掌。...

  • 他看看腕表,又说,今天比往常早回来一刻钟。   柳眉小声问胡队长,这个侯明你熟吗?   胡队长说,不熟,以前的司机突然辞职了,他是两天前新招来的。   柳眉和王从谦越发感到放心不下。柳眉忙到发电厂办公室打电话请示冯才胜,冯才胜沉吟半晌说,仔细检查货车,没有异常就放行。   杨峻如、风向标等人分乘两辆小汽车,很快来到庆德毛织厂附近。在前方路口左拐,就能到达这家毛织厂,右拐则是去顾乡水厂。杨峻如认为孔泉叫她去炸庆...

  • 她甚至都打算好了,心甘情愿的藏起那二十年无处所说的心思,离开这里! 可却怎么都没想到,陆寒湛为了喻欣,会做到这种地步! 一想到这些,裴韵然的呼吸都在痛!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话筒里,喻欣却反问她:“上次我在包厢外和朋友说的话,你听见了吧?也知道我和陆寒湛在一起是为了钱?” 裴韵然没否认。 喻欣却笑了:“你应该也告诉寒湛了吧?可结果呢?寒湛还是信我,他爱的人是我。 “裴韵然,他只把你当妹妹,你也...

  • 林念此时脸色有些发烫,“不过,你放心,只是处理了伤口,别的地方我可没看。”萧青阳既好笑又感激地看着林念,“谢谢你,姑娘,若不是你,我恐怕……”“在下是真心感激姑娘,对了,在下萧青阳,不知姑娘芳名,还望姑娘告知。”林念微微一笑,“小女子林念。”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银铃般动听。萧青阳拱手行礼,“原来是林姑娘,萧某再次感谢林姑娘的救命之恩。林念摇了摇头,“萧公子客气了。”她的脸...

  • “甚至醉驾,现在发生了事故,你还要这样替他求情,你不觉得你自己更可怜吗?”李女士不依不饶:“可你们要是谅解,我老公就不用坐那么久的牢了。”陈律师听不下去,上前道:“有没有谅解书,你丈夫的刑责都不会变,你们搞错地方了。”“而且你们再闹下去,还可能会吃更多的官司。”李女士突然抓住我的手,扑通一声在我面前跪下:“真的不能私了吗?多少钱我们都愿意给。”“反正……反正那个人他也没死,...

  • 守门的大爷见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肃了肃嗓子:“等打听清楚了再来吧。”秦妍可听出这是拒客的意思,顿时慌了。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秦妍可转头望去,如愿见到了那张朝思夜想的脸。一切都是猝不及防,秦妍可还来不及打声招呼,只见魏成祁淡淡扫了她一眼,仿佛没认出她来。“我是来谢谢你的!”眼看着魏成祁抬脚就要走,秦妍可慌乱叫住了他。“哦?”魏成祁微微挑眉,眼...

  • “皇上的旨意叫做圣旨,监国太子的旨意叫做令旨,与圣旨具备同等权利,本宫已下令旨,禁止任何人出入大殿,你身为朝廷大员,竟然抗旨不遵,难道是想要谋反吗?”“难道真以为本宫手中刀不利吗?”说罢秦立右手抬起,一把钢刀在烛火的反衬下映出点点寒光。见到秦立举起了钢刀,张成阳面色一变。“这可是在皇上塌前,老夫可是国之重臣。”“太子何敢?”可惜张成阳话还没有说完。秦立手上钢刀一挥。...

  • “衍州,你听我解释,不是你……”可还没等女人说完,便被蒋衍州沉声打断。“苏岚,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要继续骗我吗?”男人顿了顿,一把甩开女人。他眼底猩红,看向女人的眼神里充斥着一抹失望。“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吗?”蒋衍州唇瓣微颤着,呼吸急促,胸口不断起伏着。他是自诩不爱叶慕晚,可一想到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他便忍不住心痛。...

  • 如今她唯一得罪的只有花晓柔了。林柚欢叹了一口气,思索去哪里找助理。这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林柚欢狐疑的接通,有些害怕。之前她接到的陌生电话都是不知道哪家的私生来骂她的。林柚欢接通后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对面先开口。“喂,是夏欢吗?”一个女声有些狐疑的传来。“你是……”林柚欢听出对面没有恶意后才回话。“我是盛熙影视集团的经纪人苏一沫,之前给你转发微博的就是我。”苏一沫的声音严峻中带着温和。...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精选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推荐

热点美文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