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大全

当前位置: 美文整理网 > 摘抄
  • 只是平时陈泽并没有撞见,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如今恰巧看到,红妆正跟候选人,打的有来有回。倒是有了几分模样。也不知过了多久,红妆猛然甩出几根菱形的暗器,那几个候选人连忙躲避。红妆也在此刻杀了过去,只听叮叮当当,几个候选人全都倒地不起,随后露出了敬佩的神色。“红妆姑娘这段时间,还真是突飞猛进,实力与日俱增,我们服了!”开始的时候,红妆跟他们交手,单独一人都有些吃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妆已经能一个打三个...

  • 没一会儿的功夫。刚才那名客气的执法人员再次来到苏青柏面前,看着苏青柏的眼神有一些奇怪,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们的探视得到批准了,跟我来吧。”苏青柏望着一脸笑意的李雨蓁。????不是,你还有北都的这层关系呢?!不早说?!早说的话也不用等了啊!直接人情世故就完事了!李雨蓁看到苏青柏惊讶的眼神,心里油然升起一阵欣喜。她这个实习律师加助理,目前算是为这个案子尽了一份力了!“苏律师...咱们走吧。”好吧,苏青...

  • 萧青阳微微一笑,赶紧伸手示意林念客气了,“这也是我职责所在,义不容辞。只是没想到,在回京途中竟遭遇此等变故。”“我的护卫们为了保护我也全都战死。”林念微微皱眉,官场上的事她不明白,然而竟在萧公子大功告成之时下手。“那萧公子可否知道是谁下的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来势汹汹,且训练有素,似乎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怕是京城中有人不想让我顺利回京。”林念轻轻咬着嘴唇,“...

  • 林念此时脸色有些发烫,“不过,你放心,只是处理了伤口,别的地方我可没看。”萧青阳既好笑又感激地看着林念,“谢谢你,姑娘,若不是你,我恐怕……”“在下是真心感激姑娘,对了,在下萧青阳,不知姑娘芳名,还望姑娘告知。”林念微微一笑,“小女子林念。”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银铃般动听。萧青阳拱手行礼,“原来是林姑娘,萧某再次感谢林姑娘的救命之恩。林念摇了摇头,“萧公子客气了。”她的脸...

  • “甚至醉驾,现在发生了事故,你还要这样替他求情,你不觉得你自己更可怜吗?”李女士不依不饶:“可你们要是谅解,我老公就不用坐那么久的牢了。”陈律师听不下去,上前道:“有没有谅解书,你丈夫的刑责都不会变,你们搞错地方了。”“而且你们再闹下去,还可能会吃更多的官司。”李女士突然抓住我的手,扑通一声在我面前跪下:“真的不能私了吗?多少钱我们都愿意给。”“反正……反正那个人他也没死,...

  • “青月,不得胡说”花青月身后走上来了一个青衣女子,声音轻柔,看着就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举手投足间如扶风之柳,温柔舒意。这一位便是花青月的嫡姐,裕王府的郡主,同慕雪落并称为南衡双殊的花陌颜。“青月年纪还小,如果言语有不当之处,还望郡主原谅。青月,还不赶快与雪安郡主道歉,此番场合怎允许你如此无状?花陌颜秀眉紧皱,看向一旁的花青月。“本来就是啊,我又没有说错,为何要向她道歉,九...

  • 守门的大爷见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肃了肃嗓子:“等打听清楚了再来吧。”秦妍可听出这是拒客的意思,顿时慌了。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秦妍可转头望去,如愿见到了那张朝思夜想的脸。一切都是猝不及防,秦妍可还来不及打声招呼,只见魏成祁淡淡扫了她一眼,仿佛没认出她来。“我是来谢谢你的!”眼看着魏成祁抬脚就要走,秦妍可慌乱叫住了他。“哦?”魏成祁微微挑眉,眼...

  • 天灾人祸,难民落草为寇必须要解决!还有那虎视眈眈的藩王!以及潜藏在暗处异国之敌!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秦立转身对百官。“本宫知道诸位担忧父皇身体,所以今晚就请诸位与本宫一道守在这养心殿,一同尽孝吧!”秦立此言,众臣顿时哀声一片。这太子竟然是要这所有人跪到卯时!众臣看了为首的丞相柳权一眼。只见柳权脸色深沉不发一言,而贵妃一张脸铁青,众臣也只能悻悻跪下。此时...

  • “皇上的旨意叫做圣旨,监国太子的旨意叫做令旨,与圣旨具备同等权利,本宫已下令旨,禁止任何人出入大殿,你身为朝廷大员,竟然抗旨不遵,难道是想要谋反吗?”“难道真以为本宫手中刀不利吗?”说罢秦立右手抬起,一把钢刀在烛火的反衬下映出点点寒光。见到秦立举起了钢刀,张成阳面色一变。“这可是在皇上塌前,老夫可是国之重臣。”“太子何敢?”可惜张成阳话还没有说完。秦立手上钢刀一挥。...

  • “衍州,你听我解释,不是你……”可还没等女人说完,便被蒋衍州沉声打断。“苏岚,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要继续骗我吗?”男人顿了顿,一把甩开女人。他眼底猩红,看向女人的眼神里充斥着一抹失望。“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了?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吗?”蒋衍州唇瓣微颤着,呼吸急促,胸口不断起伏着。他是自诩不爱叶慕晚,可一想到他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他便忍不住心痛。...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

精选摘抄